沉迷游戏无心学习的本子

dnf十周年了!!
写不出文就拿渣画凑合一下…
想不到吧这是斗萝hhhhh

背景:dnf剧情之外
人物:莱克斯•戈尔迪(漫游枪手/枪神/掠天之翼)
        格拉诺•迪瓦海德(次元行者/虚空行者/混沌行者)
腐向。漫游X次元。本篇两人已在一起。
高亮:奈雅丽亲情向!

     大雨。
     屋子里一片漆黑,格拉诺静静地坐在床边,把自己斗篷的帽子拉得更低。
     奈雅丽因为某些原因暂时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去,莱克斯也受到皇女的邀请而前往根特皇宫。除了格拉诺,没人在这座房子里。
     安静的环境能让人更好的思考——在奈雅丽与莱克斯出门的那一刻,格拉诺是这么想的。随后他走进了自己的实验室,但在打破了五个装置之后沉默地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格拉诺不得不承认,这座房子安静得过了头。他没法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研究上,他控制不住地在想念莱克斯与奈雅丽——自己珍贵的恋人和重要的家人。
     他收拾好了所有的用具,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拉拢自己的斗篷,开始发呆。
     奈雅丽是个活泼的女孩子——至少在这个世界的样子是女孩子——虽然喜欢热闹,但也愿意陪着自己待在森林深处,帮助自己进行次元能力的研究。虽然偶尔会开一点小玩笑,不过那些都无伤大雅。
      她是最棒的家人。
      格拉洛不禁笑了笑。
      莱克斯呢?格拉诺想,无数的人相遇又分散,而他们却从莱克斯来到阿拉德的第一天起就在一起。奈雅丽与他有着契约联系,而莱克斯又是以什么来保证不会被分开的呢?
     格拉诺想到了莱克斯为了保护他而被破坏的枪。枪手的枪就是他的性命,而莱克斯却因为他连命都不要了。
     格拉诺又想到了在战火纷飞的天界里,在混乱残酷的魔界里,明明莱克斯明白他的实力并不需要任何保护,却也尽力将所有的麻烦和危险与他隔开。
     轻轻地晃了晃自己的腿,格拉诺发现自己似乎在莱克斯在自己身边以后就没怎么好好地走过路了。在之前的冒险中非战斗时段不想走路就是莱克斯抱着移动,而在超负荷地使用次元扭曲装置导致身体机能受损之后,莱克斯更是几乎走哪里都是将他抱在怀里,有那么一段时间格拉诺甚至觉得莱克斯是将自己当做瓷娃娃来对待。
     自己真是幸福。格拉诺想,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恋人和最棒的家人。
     “轰——”
     沉闷的雷声在耳边响起,将格拉诺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出来。闪电在窗外亮起,只映出了他一个人的身影。
     家里真是,空荡荡的。格拉诺紧了紧自己的斗篷。
     忽然,吱呀的开门声轻轻响起,格拉诺思考了片刻,起身向门口走去。
     他静静地看着门口的人。
     那人的衣服被雨水彻彻底底地冲洗了一遍,黑色的外套与银色发丝不停地往下滴水,衬衫紧紧地沾在身上,但因为并没有开灯而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他的手里似乎提着什么东西,却也是湿漉漉的。
     “真是倒霉,怎么突然这么下大的雨。”
     这人伸手开了灯,暖暖的橘黄色瞬间充满了屋内的空间。格拉诺盯着他,出了声:“莱克斯。”
     “嗯?”莱克斯抬头,让无数女人为之着迷的脸上露出了仅仅对自己恋人的温柔笑容。他正想说什么,却在看到格拉诺的脚时皱了皱眉:“你怎么又光脚走在地板上?”说着下意识地想走上去抱起格拉诺,却因为身上湿漉漉的以及手上有东西而生生止住了。
     格拉诺沉默地脱下自己的斗篷,走过去,示意对方弯腰。莱克斯虽然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然后被一斗篷糊在了头发上。
     莱克斯愣了愣,反应过来是格拉诺直接拿自己的斗篷当毛巾帮他擦干净。他轻笑了一声,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地板上,反手用斗篷裹着格拉诺,将他抱住然后起身。
     “给你带了皇女殿下做的点心,用防水布包好了的。”莱克斯说着,抱着莱克斯走向浴室,“洗了澡再吃。”
     “哇!艾捷丽做的点心!”
     活泼的少女音从上面传来,莱克斯和格拉诺同时抬头,就见奈雅丽半个身子从次元之门里露出来,向他们挥了挥手。
     “奈雅丽,事情办好了?”格拉诺躺在莱克斯的怀里,问她。
     奈雅丽从次元之门里出来,挥挥手关掉次元之门飞向那盒点心:“当然!”
     格拉诺不说话了,而莱克斯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给奈雅丽提了个醒:“别吃完了,格拉诺的份要留着。”
     “知道啦知道啦~”
     雨越下越大,雷声也越来越响。而屋子里的灯,比闪电还亮。